教培机构迎资金链大考 巨人教育上演“前脚上课后脚楼空”

教培机构迎资金链大考 巨人教育上演“前脚上课后脚楼空”

发布时间: 2021-08-14 来源: 证券日报

      “双减”政策实施半月有余,已有教培机构因资金链断裂而停发工资,但市场未料到的是,较早倒下的竟是一家老牌教育机构——巨人教育。

      “昨天孩子还在巨人教育上课,今天校区就已经人去楼空,交的学费估计也泡汤了。”有家长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自己去总部做退费登记,现场只有两个人,仅用一张纸随意做了一下记录。

      8月11日,巨人教育发布致员工函称,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合规治理和业务转型等多方压力,导致公司经营暂时陷入困境。公司管理层一直在积极尝试各种举措,研究可能的转型方向,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营。鉴于当下公司面临的实际情况和问题,经董事会慎重研究决定,在转型方案未确定前暂缓一切支出行为。

8月12日,《证券日报》记者来到巨人教育位于海淀区的世纪城人大附小校区看到,公司大门紧闭,已经没有任何工作人员。

      “双减”政策下,教培机构已经开始大刀阔斧改革。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当前教培机构竞争的核心在于能否快速形成新的现金流。

资金链断裂停发工资

      “管理层从6月份开始到现在没发工资,员工是7月份工资未发,社保已经断了。”一位在巨人教育供职四年的校区负责人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此前,巨人教育通知家长,自8月11日起全面停止所有暑假班授课,未消耗课时可顺延至秋季继续使用。

      拖欠老师工资让很多家长对巨人教育还能否继续开课存怀疑态度,也有家长前往巨人教育总部要求退费。但上述负责人表示,学员能实现全部退费的可能性不大。

      官网显示,巨人教育成立于1994年,针对5岁-18岁青少年儿童研发了丰富的教学产品,主要开展教育培训、教育出版、加盟等多项业务,公司在北京共有32个校区。

      2018年8月份,在美股上市的精锐教育全资收购巨人教育。三年来,巨人教育一直由精锐教育负责资金的提供,并作为核心董事参与战略决策和预算管理。在走到濒临破产这一步前,巨人教育从管理层到基层员工都对大股东精锐教育抱有希望。

      8月初,巨人教育董事、CEO罗沫鸣在公司内部群发言称,随着“双减”政策落地,巨人教育面临着极为艰难的转型以及更为巨大的经营压力。精锐教育作为有教育情怀的核心股东,不应也不会在巨人教育最难的时候置之不理。

      但最终巨人教育没有等来大股东的输血,而是不得不停发工资。8月11日,罗沫鸣向公司员工表示,精锐教育决定不再对巨人网校投入资金;目前公司没有办法正常发放薪资;公司已经在和北京市教委领导进行沟通,也有机构愿意接一部分校区,愿意给一部分老师和员工提供新的就业机会,但目前还没有形成框架性的协议。

      对于巨人教育目前的状况,精锐教育市场部有关人士在回复《证券日报》记者时表示,“不负责,不知情”。

大股东精锐教育自身难保

      事实上,精锐教育在8月初就曾对外表态称,对那些学科培训的班课业务,鼓励他们按照自己既有品牌及产品优势,在国家“双减”政策指导下加快转型,积极发展。精锐作为股东之一祝福他们有更好的发展空间和在新形势下成功转型。

      精锐教育对于子公司或许只剩下祝福,因为其自身也陷入了自身难保的处境。数据显示,精锐教育在2021财年上半年已经巨亏3.32亿元,公司资产负债率为97.94%,接近于资不抵债的状态。精锐教育董事长张熙曾公开表示,下一步将聚焦主业,大部分非主业去年就开始剥离。

      8月4日,精锐教育宣布收到纽约证券交易所发出的警示函:在连续30个交易日内,该公司普通股最低交易价低于每股1美元,不符合纽交所规则802.01C的合规标准。

      截至8月11日收盘,精锐教育股价为0.69美元/股,若其股价持续低迷,或面临退市风险。

教培行业“断臂求生”

      巨人教育、精锐教育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资金链出现问题的企业。随着“双减”政策落地实施,教培行业持续上演“断臂求生”:一方面是不同程度的裁员,一方面是拉长退费周期。

      8月12日,据媒体报道,华尔街英语北区销售负责人通知各中心分校校长,公司将于下周正式宣布破产,并要求各校长通知到各分校员工,尽快办理离职手续。针对此事,截至记者发稿,华尔街英语方面暂未给到具体回应。

      “公司的青少儿英语培训已经经历了一轮裁员,离职的同事获得了N+1的赔偿。”有英语教培机构公司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对于行业的未来发展,我们也挺迷惘,其实挺羡慕裁员离职的人,因为我现在也在寻找新机会。”

      “我们之前在某少儿英语培训机构报了5000多元的暑期课程,一个月前申请了退课,本以为退款流程会很快,但截至目前仍未等来退款。”一位家长向记者表示。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在线教育分析师陈礼腾向记者表示,短期来看,对于各学科类培训机构来说,“断臂求生”是不得已而为之,期间必然经历一系列的挫折与苦难。而这恰是优质教育机构脱颖而出,教育市场进一步升华的重要时刻。

      据了解,已有多家在线教育公司官宣了转型的相关举措,但转型能否成功,则是对企业“综合实力”的大考。

      陈礼腾表示,转型的企业面临着“老对手”和原有赛道的“玩家”,在师资体系、教学内容、产品开发方面均需要投入不少时间与资金,有的企业如猿辅导、VIPKID等,在政策出台前就已开始布局,大大缩减了时间成本。而那些因政策被迫临时转型的企业,面临的挑战则更大。


相关阅读:

阿里腾讯华为三足鼎立云计算,京东云凭什么上牌桌

推荐 2021-08-23 《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艳艳 实习生 万杰瑜

“中国制造”海外叫好又叫座(国际论道)

推荐 2021-08-16 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李嘉宝